|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国内新闻

80万一星期赔光!被疫情击垮的水产从业人员:没人会替我们分担,平民百姓最受伤

日期:2020-02-13 16:18 | 查看:1501/次 | 评论:0/条 | 编辑:英子 | 来自::缅甸中文网、海洋与渔业杂志、中国食品报、直面派、地方焦点、农业见闻与记录等

导读: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政策影响,大大小小的餐馆开始停业,导致水产在餐饮渠道的出货量急速下降。同时,全国范围内大量水产批发市场正处于停摆状态,这对水产的冲击更为致命。

腾氏水产商务网报道:


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政策影响,大大小小的餐馆开始停业,导致水产在餐饮渠道的出货量急速下降。同时,全国范围内大量水产批发市场正处于停摆状态,这对水产的冲击更为致命。


往年,广州黄沙水产交易市场受春节假期的拉动,广大市民都乐意消费中高端的海产产品,各大酒楼餐厅和广大市民对海鲜的需求量都非常大,商户生意火爆。但因此次疫情影响,尤其是武汉疫情事发市场带有“海鲜”字眼,让市民对海鲜有误解,避之不及,加之响应政府号召,大多数酒楼餐厅都暂停营业,造成了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交易量在春节期间平均下降70%,交易价格总体下降15%,中高端海产价格下降幅度更大。


鲜活中高端水产品主要销售渠道为餐饮酒楼,酒楼餐饮暂时停业和市民居家不出门,造成年前备货暂养的鲜活水产品销售疲软,几乎无人问津,经营户损失较大。由于经营户当前主要精力都放在疫情防控和清理存货,具体损失多少仍存在不确定性。据初步统计,小的商户损失可能达几十万,大的商户损失可能超百万。



位于佛山市南海区的环球水产交易市场(以下简称“环球市场”),在淡水水产市场独占鳌头,在这次疫情来袭时,也损失惨重。环球市场总经理龙学平谈到,今年的交易量只有平时的10%。


而在不久前,环球水产交易市场也发布公告,为做好疫情的防控工作,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市场从2月1日起进行封闭式管理。


2


2019 年,上海淡水养殖面积12826 公顷,产量 94293 吨,占上海消费量的 5%左右。作为上海最大的淡水鱼专业交易市场,嘉燕水产承载着上海市 75%左右的淡水鱼供应,日销售量 70 余万斤,节假日销售 100 余万斤。


据了解,嘉燕市场每天需要运回不低于 70 万斤的优质淡水鱼,才能保证上海疫情期间的供应。然而市场上每天能顺利完成采购的鱼车越来越少。



夜里 12 点,一台台渔业运输车开启隆隆的马达,驶上去渔场的路——江苏大丰。经过 4 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鱼车走小路到达大丰。在第一道关口,体温检测、消毒、登记后才能进入城区。司机师傅很有经验,在给鱼车加水的过程中,将鱼车全面清洗,然后去大丰港装鱼。然而,在大丰港道口,检查人员示意停车检查,在测量体温、消毒、查验身份证后,却告知司机要掉头返回。


“特殊时期,为了大丰港的安全,请大家谅解。”检查人员说。司机师傅上前解释,为了保障上海市淡水鱼供应,才连夜驱车百里赶到大丰港装鱼。然而,即使司机师傅拥有上海嘉燕市场的销售准入证,检查人员还是给予肯定的回答:原路返回。


不能空载而归,司机师傅准备去100 多公里外的兴化试试运气。拉着满满一车水,鱼车行驶 2 个多小时后到达兴化。时间已是上午 9 点左右,虽然饥饿难耐,司机师傅还是乐观地说:“只要道口让下去,我就有办法走小路到达鱼塘,只是都是小鱼塘,可能要好几个鱼塘的鱼才能装够一车。按市场的要求,每车鱼要有原产地追溯,并且需要系统定位。”


然而,在经过体温检测、消毒、身份证查验后,兴化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也是原地返回。


在返回路上,司机师傅联系去往常州和浙江嘉兴方向的同事,结果一致,未进道口,原路返回。去往嘉兴方向的司机表示,鱼车刚到高速路口,检查人员看到车牌,就告知车辆需原路折返。即使提起农业农村部办公厅 2 月 4 日印发的紧急通知,道口检查人员也拒绝鱼车进入道口。

3


“因为疫情,感觉家里要破产了。”1月27日,春节第三天,杨东在虎扑上发帖,声称自己家做海鲜批发生意,在本该生意最好的春节,遭遇疫情打击,订单全退。如果不及时处理,80多万的囤货在一个星期内就会全赔。


从除夕开始,不聚餐就成了全国各大城市和小巷的共识。周日,距离武汉1300多公里的湛江确认了2名患者和5名疑似患者,居民们对武汉有牌照的车辆驶入该市感到恐慌。


杨家做的是海鲜批发,主要是售卖螺类,包括花甲、象拔蚌、带子等。将从渔民手里收购的大量散货,打包售卖给“上家”,包括经销商、酒店、饭馆以及城市里的海鲜市场等。


26日上午,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杨家开始开工,便收到了一打“上家”集体退款,“打电话来说,之前的海鲜还没有卖完,预订的货都不要了!”


不仅杨家,渔村的其他九家海鲜批发餐馆也面临同样的情况——所有的订单都被退回。成千上万的家庭储存的海鲜躺在自己养殖的池子里,没有办法出售。


作为海鲜产业的一个环节,牵一发而动全身。杨东说,即使上家及时退货,但他们的损失也很大,损失最严重的一个,已经损失了100多万。“几天前我去海鲜市场买龙虾,原本180元一只的龙虾,最后成交价是60多元。”


比惨并不能让杨东的心情有任何缓解,反而越来越糟。“上家越亏,我们的钱就越难收回来。”


他跟媒体解释:如果我们以42元进货,然后以43元卖给上家,他们卖得很好,卖到50元一斤,他们可能给我们45元一斤价格结款,每个人都能赚钱。如果卖得不好,他会把价格降到41美元,我们反而亏本了。


行业的三角债危机也因此爆发。杨东说,海鲜批发有门槛,不仅需要充足的货源,还需要充足的现金流。且现金流最重要。


在渔村海鲜批发商是个体经营,从渔民手中接收散装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我们卖给上家需要等待最后卖光,才会结款,这导致很多赊账越积越多。大多数海鲜批发商通过贷款来获得足够的现金流。“整个行业都处于相互赊欠,账面上的流动现金来向散户付款就行了。”


杨家在湛江市中心有两套公寓和一辆车,都已经用来做抵押贷款。每月的利息超过一万元。被退单当天,杨父在家唉声叹气,“货不及时处理的话,连贷款利息都还不上。” 


被退单的第二天,杨东在虎扑发帖说“破产”。渔村的十家批发商则在开会商议处理办法,最后得出结论——不能全亏在手里,能拿回多少钱就拿回多少钱。



在此期间,疫情感染人数日益增多,人们在家中忙着自我隔离,上网抢购口罩以确保安全。在湛江,一个小渔村,每个人都忙着减少损失,没人关心买口罩戴口罩的事。直到2月2日,杨父花了七天时间,将家里的17000斤海鲜全部甩卖掉,几乎以每斤损失10元的代价在销货,“目前的损失是30万,加上人工成本,基本上相当于两年的白活。”


更让杨家担心的是,这些货销往上家后,同样是巨亏的他们,不知会延期多久才结款。


目前杨家的囤货还剩下3000斤,等待亏本处理。这个月还要给11个工人结算工资,男工5000元,女工4000元,还得再花近5万的成本。


杨东说,春节黄金期过后,一些工人需要清退。这在渔村并不少见,海鲜生意是靠天吃饭,旺季工人多,淡季工人少,所有的渔村生意都是临时的,也没有合同约束。


杨东还记得,父亲曾在年前预判,2020年将是近几年行情最好的一年。只是疫情的肆虐始料未及,将所有的希望彻底打碎。


他也无法预知疫情会持续多久,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早点开工,这样才能及早回笼资金。


杨东说:“没人会替我们分担,平民百姓最受伤。”


4


按往年惯例,河蟹的养殖工作现在已经开始了,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把大部分养殖老板困在了家里面,不但蟹塘养殖工作难以进行,滞销也成了一大问题:急急急!!!成蟹没销路,蟹苗运输困难,蟹农在线求救!。

而同样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国内的螃蟹养殖户们。近期以来,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除了农产品出口额严重下滑外,缅甸沿海地区的螃蟹等水产,也面临了出口困难。中国是缅甸主要出口螃蟹、黄鳝等水产的国家,因为邻国正在开展防疫工作,封锁了边境的交通,螃蟹运不出去,也没有商人前来购买螃蟹。



近几年来,因国际市场对于螃蟹等海产的需求,缅甸螃蟹养殖业迅速发展,成为东南亚出口螃蟹最多的国家。2016-2017财年螃蟹出口量为120951吨,出口金额为1.47亿美元、2018年出口量29000吨,出口金额0.36亿美元、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上半年,缅甸螃蟹出口9万吨、出口额达到1.47亿美元。



伊洛瓦底省拉布达镇一名水产养殖出口商人吴毕漂昂表示,下缅甸有很多以养殖买卖螃蟹养家,不仅仅是螃蟹、鱼虾、鱼干和黄鳝出口面临停滞。现在,很多的从业者都面临了困难,尤其是养殖场的工人,希望疫情早点结束,缅中贸易重新恢复正常。


伊洛瓦底省皎貢镇区一名黄鳝商人表示,拉布达镇区约3000名工人依靠养殖螃蟹养家。不仅仅是国外,国内销售也面临了困难。疫情没有发生之前,螃蟹和黄鳝的出口额很不错,现在,大批螃蟹不能出口,还被国内的商人压价。


5


2019年初,农业农村部等10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既是落实新发展理念、保护水域生态环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中国的重大措施,也是优化渔业产业布局、促进水产养殖业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针对中国人的口味,用不同的水产品种开发速食产品是一条解决路径。近几年,水产行业对调味小龙虾、香辣蟹、速食酸菜鱼、蒲烧烤鳗等不断尝试、实践,并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水产品深加工、速食食品的开发也许会成为下一个水产行业风口。


水产品作为一种白肉来源,可考虑让水产肉类加工品进入国家储备。传统水产流通模式需转型升级,可以通过冷链加工成储备产品的方式,让水产品线上销售和线下流通相结合。此外,我国淡水鱼产量高,水产品总产量占全世界的40%左右,水产养殖产量占60%以上,如果渔业产品通过食品级深加工进入国家动物蛋白储备,意义重大。


而对于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河蟹滞销的养殖户来说,暂养在网箱的河蟹随着暂养时间的延长以及气温的不断升高,河蟹伤残率和死亡率也将随之增加,为此建议河蟹暂养户此后一段时期做好以下管护工作,尽可能降低河蟹伤残率和死亡率、减少经济损失。



一、少部分尚未起捕的河蟹,抓紧起捕进网箱


河蟹养殖多为雌雄混养,随着气温升高,达到一定温度阀值性腺成熟的蟹会交配,交配后大多数便会死亡。因此池内尚未起捕的蟹,在水温回升到10℃前尽早起捕,利用网箱将雌雄蟹分开暂养。



二、做好网箱暂养河蟹池塘的水质管理


1. 一定要做好肥水工作。水质保持一定的肥度,一是可营造良好的水体微生态环境,可以稳定水体各项理化指标,减少河蟹因理化指标大幅度变化产生的应激;二是水体饵料生物和微量营养元素可为河蟹补充一定的营养;三是可防止青苔的滋生。


2. 保持暂养池塘稳定的水位。保持池塘水位不低于1m,无特殊情况尽量不注新水或换水。如确需补水,一次补水量最好保持池塘水位变化不超过5cm。如气温不断升高,水温超过10℃,可选择晴天中午逐步少量加水。忌24h不间断注入地下井水,防止河蟹产生应激造成蟹腿脱落。



三、根据河蟹成熟度,合理投喂


暂养过程中是否需要定期投喂,主要取决于河蟹的成熟程度(肥满度)。成熟度过好的河蟹不适宜长期暂养。暂养的蟹如偏肥,暂养期间不宜投喂。如肥度中等偏瘦的蟹,可适当投喂。饵料种类最好为螺蛳,但因螺蛳目前不易获取,可采用玉米投喂。建议玉米投喂选择晴好天气投喂,每3-5日投喂1次,投喂量不超过河蟹重量的1%,控制在2日之内吃完。例如暂养量为50-60 kg/箱,雄蟹每次每网箱投喂生玉米不超过0.5kg,雌蟹每次每网箱投喂生玉米不超过0.3kg,2日内未吃完的剩余玉米需及时捞出网箱。



四、及时分箱,降低单个网箱内的河蟹暂养数量


一般冬季暂养时每个网箱暂养量在75-100kg。但进入春季,随着气温的升高,河蟹活动量增加,为减少相互残杀需及时分箱,稀疏网箱内密度。具体每箱暂养量根据暂养池塘水质情况决定。建议规格为2×3m的网箱,春季每箱暂养量最好不超过65kg。如水质肥度维持较好无青苔的每箱暂养量可不超过50kg;若肥水困难、水质偏清瘦易滋生青苔的池塘每箱暂养量60-65kg,可减少或避免青苔固着于蟹体和网箱。



五、加强日常管理


1. 加强巡塘,及时打捞网箱内残肢、死蟹、濒死蟹、残饵等。


2. 防止特殊天气时河蟹缺氧。如大雾、连续阴雨等天气,如有增氧设备需及时开启防止河蟹缺氧死亡。无微孔管增氧设备的暂养池塘,可配备安装水车式增氧机备用。


3. 特别应加强春节前发出去却因疫情暴发被市场退回返回网箱继续暂养蟹的管理,需勤观察,多维护。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腾氏水产商务网微信公众平台:ts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