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国内新闻

对虾业要发生两件大事!中国将成为第一进口大国,国内养殖产量不会增加太快!崔和、何建国解读新趋势

日期:2019-05-21 09:37 | 查看:3843/次 | 评论:0/条 | 编辑:英子 | 来自:《当代水产》 腾氏水产商务网

导读:据贸易数据显示,中国进口虾需求量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预计2019年这个数字还要再进一步上升,足见我国目前的产虾量远远无法满足庞大的内销市场,如今对虾产业面临着来自种质、病害、环境、环保以及进口虾等诸多压力,高风险、高成本、行情波动等养殖特征愈加凸显,而每年推出的新技术、新模式、新方向往往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腾氏水产商务网独家报道:


据贸易数据显示,中国进口虾需求量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预计2019年这个数字还要再进一步上升,足见我国目前的产虾量远远无法满足庞大的内销市场,如今对虾产业面临着来自种质、病害、环境、环保以及进口虾等诸多压力,高风险、高成本、行情波动等养殖特征愈加凸显,而每年推出的新技术、新模式、新方向往往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2019年5月18日,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中国-东盟海水养殖技术联合研究与推广中心、国家虾蟹产业技术体系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虾产业发展研讨会”在珠海国际展览中心隆重召开。本次会议将邀请国内外权威专家、科研院校学者及优秀企业代表等,共同探讨对虾产业处境和转型方式、国内外市场变化、养殖模式转型及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引导对虾产业健康有续发展。


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第一进口大国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中国对虾生产和市场形势分析


崔和从2018年中国对虾产销情况、对虾国际贸易及我国供给分析及2019年对虾行情趋势等方面进行一一阐述。他表示,自2018年7月中美贸易战开始,同时美国多产业和中国经济受到重创,2018年变成举世瞩目的一年,必然载入史册。据统计,2018年我国产虾量130万吨左右(南北产量都略增),而去年我国对虾总供应量(内销+出口)达到220万吨左右,其中捕捞10万吨,进口65多万吨,出口16多万吨,可见内销需求处于上升阶段。


据水产品贸易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水产品进口增速明显,出口稳定,进出口总量超过1000万吨,成为全球第一的国家。随着进口关税的下调,2019年进口将会持续增加。从中国对虾出口情况上看,2018年我国对虾出口量略有增加,出口的是高附加值的加工品,且几年前出口的优势品种已演变成进料加工出口。从中国虾类进口情况方面分析,2018年中国进口对虾的主要国家有厄瓜多尔、印度、越南、泰国、印尼、阿根廷等国。而海关口岸进口16.18万吨,仍主要通过边境贸易完成,但正关进口比上年度提高了3倍多。实际上,去年中国进口对虾超过65万吨左右,进口额超过50亿美元。


以厄瓜多尔进口虾为例,2019年第一季度厄瓜多尔出口对虾62%到中国,进口量超过20万吨,这和5年前该国全年出口的总量接近,多数对虾仍经越南转口到中国。据对虾国际贸易数据分析,2019第一季度中国对虾正关进口数量大增,进口量已经接近2018年全年的进口量80%。而进口对虾的口岸也发展变化,天津关超过广东关,进口数量大增,说明中国北方市场对冷冻对虾的需求量很大。


综上所述,2019年全球对虾产量上升,出现供过于求的市场局面,排除天气、病害等原因,对虾国际价格并不乐观。中、美、欧仍是全球对虾主要进口市场,但2019年对虾第一进口大国的地位将被中国取代。由于价格便宜,中、美、欧预计对虾的进口量将会继续增加,而中国对虾正关进口量也将继续增加,打击走私和降低关税同步展开,出口量将要下降。同时,中国对虾生产成本和价格处于上升通道,饲料中鱼粉和植物蛋白涨价(中美贸易战)。


于是崔和提出以下几点产业趋势预测:第一,扩大进口,唯一举办进口博览会的国家;第二,加大对海外的投资力度;第三,巨大的对虾消费市场,2019年预计80多万吨对虾进口量;第四,正关进口达到80%(中美贸易战、打击走私等因素);第五,中国成为厄瓜多尔、阿根廷、泰国、加拿大、沙特、伊朗对虾的第一采购大国。


为什么现在的对虾越来越难养?


国家虾蟹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何建国:虾蟹绿色养殖若干问题的探讨


2019年中国对虾产业会发生两件大事,第一是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对虾进口国已成定局,第二是中国对虾养殖产量不会增加太快。实际上,这两年我国虾蟹产量仍然是接近400万吨,其中对虾130万吨左右,但目前除了凡纳滨对虾存在部分进口,还有小龙虾有少量出口之外,其他虾蟹品种均销往国内市场。我们也从中看到,在近400万吨的产量里有70%来自于生态养殖,这得益于最近五年我国生产方式的转型升级。以凡纳滨对虾为例,中国北方天气比较适合工厂化养殖,南方较适宜大棚养殖,其他还有外塘集约化养殖、虾蟹轮作模式、虾鱼共生模式等。


然而,国内外养虾都会出现“连养障碍”,进而导致病害爆发严重,养殖成功率下降。为什么生态养殖的病害发生机会相对较少呢?我国多品种生态养殖模式基本上不会发生大的病害,而轮养或共作的养殖模式下病害发生率不会超过10%,但是在池塘生态系统(泥底)中实行高密度养殖,其病害发生率将会达到70%。于是何建国认为,不论在中国或是其他地区,尤其是养殖企业,必须建立完善的养殖标准,作为国家层面要有养殖的制度,这点非常重要。


珠海是“连养障碍”表现较典型的地区,十年前养虾产量可达750kg/亩,成功率高达95%以上,五六年之后即使是专业技术人员也只能养出300kg/亩,近两三年平均产量又继续下降到150kg/亩,而且环境调控技术和产品效果越来越差,作用时间越来越短。这一现象在虾蟹类、贝类、海参等品种的养殖中普遍存在。


目前,中国对虾主要传染性疾病有白斑综合症、虾虹彩病毒病、传染性皮下与造血组织坏死病、肝肠胞虫病等,非传染性疾病有白便综合症等。那么,这些疾病与“连养障碍”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呢?第一种情况是传染性疾病病原富集,表现为1种病原富集或多种病原富集,比如白斑综合症属于1种病原富集,在对虾养殖区的敏感宿主的感染率高达60%,而非养殖区感染率就会降低至10%,而且随着养殖时间的延长,病毒感染性也随之升高。


其次,“连养障碍”还表现为区域的富营养化越来越严重,其中南方的蓝藻问题是比较普遍的问题,一旦持续时间长的话就会导致产量低下。富营养化引起养殖过程中的有害理化因子氨氮和亚硝氮越来越高,而高亚硝氮可以直接引起对虾中毒,同时底层生态系统逐渐崩坏,条件致病菌病发生几率明显提高。据实验监测数据显示,养殖全程至少发现有5~6次的发病可能性。所以,高密度的土塘养殖户必须天天调水,一不注意就可能发病,这也是现在对虾难养的主要原因。


此外,气候变化(台风、温度剧变、暴雨等)将会导致藻类或微生物驱动的养殖生态系统奔溃。工厂化养虾模式下如果有足够的优良水源,养殖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不用考虑气候变化,也不用担心藻类大量死亡引起底层物质腐败,进而导致氨氮、亚硝氮、条件致病菌升高,当然其根本原因还是传染性疾病和富营养化。


也许有人会问,虾致病菌到底从哪里来的?何建国认为,底泥的微生物系统决定了虾的消化道系统,因此致病菌主要来自于底泥的微生物,或者说是在水界面与池塘底部交界处的颗粒物质中来的,所以在那些底层生态环境保持良好的池塘内,虾(凡纳滨对虾)一般都是健康的,而底泥、水体中的微生物群落结构又会受营养盐、ORP、总氮、总磷等影响。


关于“连养障碍”,我们可以从消除传染源(SPF虾苗)、切断传播途径(生物防控技术)、减少区域或池塘底泥富营养化(与植物共作养殖模式)、切断凡纳滨对虾摄食水体和池塘底部碎屑等措施加以防控。


中国对虾种业研究进展可圈可点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孔杰:我国凡纳滨对虾种业的发展展望


南美白对虾种业在水产行业当中是比较特殊的,首先回顾一下这些年的发展历史,这条虾从厄瓜多尔走到了世界33个国家,而夏威夷OI建立了SPF核心群体之后,且在SPF基础上选育出HHS,为世界对虾产业提供了可持续发展基础。中国从1987年引种到中国,至今仍然在不断引种。虽然经过国内科研院校及相关机构的不断努力,也选育出了9个国审品种(如“中兴1号”、“科海1号”、“桂海1号”等),但是国内品种还是没能形成市场优势,目前所占市场份额只有10%左右。


对虾种业是一种集育种技术、种质材料、良种良法、相关配套产品、种业保障体系及管理、运转机制等多学科交叉的产业。当然,对虾种业也覆盖了全产业链,从种质资源库、育种中心到种虾厂、育苗场、养殖场,再到加工、市场、餐桌,如果哪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引起不同程度的后果或经济损失。孔杰认为,目前种业链上尚存在漏洞,活体饵料的应用留给病原入侵机会极大,需要配套全人工控制的饵料或饲料产品,而且引种的监管不到位也会导致新病原的入侵,种虾生产能力也比较弱。


然而,我们在对虾种业领域依然有可圈可点的研究进展,第一,基因组测序的突破:克服了对虾基因组大片段DNA难获取、重复序列多、杂合度高等方面的技术难题,完成了凡纳滨对虾全基因组图谱;第二,育种技术的重要进展:1、分子育种技术研究中获得一批抗副溶血弧菌和WSSV的分子标记和基因,构建了一批重要基因的调控网络,且设计开发了抗细菌、病毒的分子育种模块,为抗病育种奠定了基础;2、建立了全套家系育种技术,包括家系标准化培养技术,性状测试技术,最佳配种技术等相关技术体系;3、对生长速度、饵料悉数、饵料效率等多个种质参数研究取得进展;第三,良种良法研究取得关键性进展,如水处理、水环境调控和苗种质量控制等技术,初步建立了健康、优质苗种的生产技术,创建了双循环水种虾培育技术等。


于是孔杰建议,应该建立“育繁推”三位一体联合体、做大做强每一个链接、培育新时代新品种、建立技术标准体系等方向进一步发展我国的对虾种业。


其他精彩报告


正大集团水产事业首席营养专家陈明典(代讲人邱璇):正大对虾养殖新模式、新情况与趋势


正大30多年前进入到水产养殖行业,从对水产养殖一窍不通到大有所成,期间经历了很多失败和危机。正大如今通过饲料生产,疾病防控,基因筛选与优化,以及养殖技术的研发项目,不断优化和提升产品效果。水产事业在短时间内从泰国向其他主要水产养殖国家扩张。尤其在2002年,正大将SPF白虾育种技术推向世界,目前已经经过18代亲代培育选种,在培育中心饲养72天可达30克。2012年全国EMS普遍爆发之后,正大通过对新型抗病亲本的筛选,把存活率从2013年的40%提高到2017年的80%。


随着对虾养殖技术的不断提高,正大推行的养殖模式为三“干净”+生物制剂养殖,即养殖池干净,水质干净,虾苗干净+生物制剂(养殖期间不断注意池和水的干净并按时添加生物制剂)。该模式的放养方式为趋向二段式养殖,即一段式-直接放养虾苗,两段式-先标苗再放入养殖池。



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亚洲区海水养殖专家蓝祥宾:生物絮团技术在水产养殖中的应用


都知道生物絮团技术的原理就是在鱼池里添加一些特定微生物,使得水中的碳与氮能够被回收利用,而微生物在絮团系统中扮演着稳定水质、提供营养物及与病原菌竞争的角色。目前,生物絮团广泛应用于虾类育苗与标粗、虾类养成、罗非鱼育苗与标粗、虱目鱼与对虾混养及饵料生物培养等领域。在实际养殖案例中,国内高位池养成虾可以做到3.5㎏/m³,国外产量达到5㎏/m³。


蓝祥宾介绍,在中国工厂化生物絮团养虾的兼容性比较高,可利用不同的室内建筑、温室或搭棚;一年四季皆可养殖,避免季节、气候、自然条件等问题;食品安全性高,无法使用化学品或抗生素;地点可以选择靠近大城市,提供鲜活虾,针对活虾市场营销;微生物选择与其生态维持/絮团与过滤系统可交互连用。



■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水产养殖与渔业管理司高级渔业官员Marcio Castro DeSouza:可持续水产品贸易发展趋势报告


■ 亚太地区水产养殖中心网项目经理袁德润:东南亚对虾生产和市场变化趋势


■ 印度对虾养殖者联盟秘书长Balasubramaniam Venkatachalam:印度对虾生产和市场变化趋势


■ 柬埔寨水产养殖发展处处长Thay Somony:柬埔寨水产品生产和市场变化趋势


国家虾蟹产业技术体系核心成果展示





前排嘉宾



精彩花絮




转载声明
本文为当代水产-腾氏水产商务网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一律禁止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tschuanmei@126.com。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腾氏水产商务网微信公众平台:ts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