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国内新闻

自贡钓友钓了三百多斤红稍翘壳 原是有人放上百斤泥鳅

日期:2017-05-26 09:44 | 查看:13337/次 | 评论:0/条 | 编辑:小米 | 来自:自贡网

导读:“不知道到当讲还是不当讲——”近段时间各地声讨“泥鳅党“的声音此起彼伏,风口浪尖,本地钓鱼人钟先生很是纠结。这一切都缘于十多天前的一次苍溪(广元(微博)境内的亭子湖)之行,钟先生和他的朋友无意中续上了泥鳅党打下的重窝,一天两夜收获了三百多斤红稍翘壳。

腾氏水产商务网报道:


(记者 张才)“不知道到当讲还是不当讲——”近段时间各地声讨“泥鳅党“的声音此起彼伏,风口浪尖,本地钓鱼人钟先生很是纠结。

       这一切都缘于十多天前的一次苍溪(广元(微博)境内的亭子湖)之行,钟先生和他的朋友无意中续上了泥鳅党打下的重窝,一天两夜收获了三百多斤红稍翘壳。

 中鱼地点和那段“三个‘大师’一个晚上起码钓了400斤,画面中四个成年人抬起鱼护都很费劲”的爆红视频中的钓点处于在同一水域,相距不过数公里。

讲述:和泥鳅党沾上了边

5月10日,钟先生一行五人赶往苍溪。

众所周知自贡本地水资源缺乏,理想钓点少之又少,痴迷于此道者常年奔波于简阳(微博)三岔湖、南部升钟湖、重庆长寿湖、贵州万峰湖——其中就包括广元苍溪。

达到时间是下午3点,钓点选在便于藏鱼的大桥下方,更重要的是前一拨来自重庆的钓鱼人前脚刚走:搬了好多箱鱼不清楚,但估计有好几百斤,对方临走时来了一句:“有搞头,你们可以接着整。”

“以前到苍溪,不当空军(指空手而归)就很满意了。”当时钟先生一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续上了前者打下的重窝,“搞头”之大完全超出他们最华丽的想象。


安顿下来之后,开始作钓,咬口接二连三,搞得人手忙脚乱。钓上来的鱼以红稍居多其次是翘壳(又称翘角或翘嘴,和红稍一样都是猎食性鱼类,较为名贵),重量一斤至两斤居多,体型较大者三到四斤。

暴钓一直持续到深夜12点,暴风雨来临方才作罢,当晚收获就超过了100斤。

第二天好运持续,到第三天清晨启程离开时鱼获总重量超过了300斤。

“每个人都分了好几十斤。”回到自贡钟先生将自己这部分鱼获分成了若干小袋,分享到此次苍溪之行丰硕成果的包括身边亲朋好友和部分钓友。但高兴劲没维持多久,各地声讨泥鳅党的声音扑面而来,身边有人开始质疑钟先生也当了一回泥鳅党,毕竟一天两夜收获300多斤红稍翘壳,在自贡钓鱼圈前所未有、甚至闻所未闻。

“后来我们跟农家乐老板打听,才知道前一拨人下了上百斤泥鳅,打了重窝。”钟先生自认作为一名痴迷路亚爱好者,每天不到水边上甩两杆杆就浑身不得劲,留大放小、取舍有度,钓鱼对他来说是一种寄情于山水之间的爱好,是一种运动,从来都不是为了鱼获。

钓友:空手而归也是一种境界

持此种观点不独钟先生一人,同时在苍溪作钓的本地钓友花白鲢一行同样一天两夜,但运气就要差得多:中鱼不过三五条,重量不足十斤——钓上来就喊农家乐老板打整出来一锅炖了,一条鱼都没带回自贡。

花白鲢认为很正常:“想吃鱼可以到市场上买——再说出来一趟人均花费千元左右,就为了几斤鱼格局也太小了点。”作为一名路亚爱好者,他认为眼前的风景、作钓过程已经完全值回了票价。

本地钓友凯哥数次接到邀约,但一直未能成行。除了抽不开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地钓友告诉他,单纯耍路亚搞法不大,挂泥鳅吃皮。用惯了拟饵,凯哥不愿意在钩子上哪怕挂一条泥鳅,感觉这样就越界了。

再者,泥鳅十几二十块钱一斤,并不便宜。麻起胆子敢花几百上千块钱买几十上百斤泥鳅的人,必定对回报有相当诉求。

自贡无大的水面,无大的鱼群,无法支撑这种作钓方式,因此本地鲜有泥鳅党出现。另一方面功利之心和宁静致远相违背,有违绝大多数钓鱼人初衷,因此自贡钓友少有涉足。

溯源:泥鳅党的前身

用鱼钩勾住泥鳅的背脊或尾部,抛进水里然后就不管了——此种钓法由来已久,和用商品饵料、包谷粒、药水泡过的小麦和米粒、挂坨猪肝或各种拟饵一样,只是一种垂钓方式。

本地人称之为“下排”或者是“懒钓”,由于没被钩住重要部位,再加上泥鳅生命力极强,此种方法最长能存活三天以上,不停摆动的泥鳅对底层猎食性鱼类——鲶鱼、乌鱼等诱惑力极强。

演变为泥鳅党,用泥鳅打窝是最重要的转折点。毕竟泥鳅是活物,一般人都会认为放进水里就游走了,因此有钓友称,第一个想到此种主意的人肯定脑洞大开。

但泥鳅的天性似乎很适应“打窝”:首先沉底后很少挪动,即便移动也相当缓慢,其次每隔一段时间泥鳅会浮上水面换气,在这个过程中吸引了中上层猎食性鱼类(红稍翘壳等)的疯狂进攻。

据钓友讲述及网络搜索等不完全考证,所谓泥鳅党最开始出现在重庆长寿湖(因此,在近段时间对泥鳅党的声讨几乎总是和重庆人联系在一起),每逢产卵期长寿湖上游河道两岸聚集几十、上百人,各显神通,当中就有人挂活泥鳅,进而演变成用活泥鳅打窝。

2015年当地网友一篇声讨“泥鳅党”的帖子将这种神秘钓法首次公诸于众,此时泥鳅党在长寿湖的活动达到了顶峰,“几百上千斤,(鱼获)一船船装”,以至于现在,三斤以上的红稍翘壳在长寿湖都难觅踪影。

当长寿湖率先禁止该种方式垂钓之后,泥鳅党又开始辗转各地。去年八九月间,广元苍溪开始盛行:收获颇丰者差不多都使用泥鳅,钓友到广元苍溪钓鱼必备泥鳅。

观点:是不是泥鳅党关键在下没下药

关于对泥鳅党的定性一直有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凡是使用泥鳅打窝以及作钓就是泥鳅党,另一种观点认为要看打窝用的泥鳅事先有没有喂药水或下毒,也有人觉得:以泥鳅作钓,带走大量鱼获,以获利为目的便是泥鳅党。

“下药”和通常意义上的毒鱼有所区别,譬如所谓“毒虾子”作钓,会将敌敌畏直接倒进水里,当水里的虾被毒翻,乱蹦乱时猎食性鱼类就被吸引过来。对泥鳅下药或下毒稍有差别:

尽管泥鳅天性“懒惰”,但时间久了还是会陆续游走。打窝之前下药或下毒是要把泥鳅弄个半死、降低活性,窝子会更持久,也就更聚鱼。据悉,下药或下毒其实在用泥鳅打窝的钓鱼方式中占比并不高。

关于如何认定泥鳅党的争执还在继续,但目前比较统一的观点是:是不是泥鳅党关键在下没下药,有没有污染水体甚至危害生态环境以及人类健康。

另一方面,钓友或水面管理方抵制过于丰盛的鱼获、掠夺式垂钓、过于功利违背了钓鱼文化的垂钓方式也在情理之中。最近,各地水面管理方纷纷声称“用泥鳅钓鱼的钓友恕不接待”也只是他们自己的经营方式。

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第30条规定:禁止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第38条规定:凡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的,没收渔获物和违法所得,处5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没收渔具,吊销捕捞许可证;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没收渔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对泥鳅下药将其“药昏”是否属于毒鱼,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尚无明确规定。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腾氏水产商务网微信公众平台:ts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