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国内新闻

上海市:一个村子剩下不到10户 黄浦江上最后一代捕鱼人

日期:2014-08-11 14:11 | 查看:428/次 | 评论:0/条 | 编辑:英子 | 来自:劳动报

导读:

腾氏水产商务网报道支上一张网,不一会儿,收获满盆银鱼;撒开一张网,满网活蹦乱跳的大鱼,其中还有如今已经消失多年的野生松江四腮鲈鱼。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在顾阿塔的记忆里,睡梦中。
  今年66岁的顾阿塔,家住松江区泖港镇,世代捕鱼为生。像他这样的捕鱼人,在黄浦江大泖港的河面上,曾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如今,时代变迁,因为几乎无鱼可捕和辛苦,许多捕鱼人陆续上岸,放下渔网,而他和妻子依然每天开着家中的小渔船,在江面上勤恳劳作,或为了过去,或为了那份别人不能领会的快活。
  起早三小时收百张笼网
  “嘎吱”一声,顾阿塔和妻子顾新英推开建在浦江边简易住房的大门。此时,天还是漆黑一片,他们俩提着两个小桶和一个大盆,打着手电筒,快步走向那艘已伴了他们近10年的小渔舟。渔舟静静停泊在大泖港旁的一条小支流上,离顾阿塔家仅十多米远。接下去的三个小时,他们夫妻俩要收起近百张八角笼网,而这样的过程将持续整个夏天。
  今年66岁的顾阿塔,家住松江区泖港镇,临近大泖港,世代捕鱼为生。因为斜塘、园泄泾、大泖港在松江浦南的三角渡汇合,黄浦江才被称作黄浦江。在大泖港边上,曾有不少人家像顾阿塔一样,以打鱼为业,临近村子曾因此得名,叫做“打鱼埭村”。随着时代变迁,因为几乎无鱼可捕和辛苦,许多捕鱼人陆续上岸,放下渔网,另谋生路。
  “捕鱼很辛苦,年轻人都不愿意干。最关键的是,现在江中几乎已经无鱼可捕,过了我们这一辈,这里可能就没有捕鱼人了。”顾阿塔说,他曾经所在的水产队,皆以捕鱼和打捞为生。如今,像他一样仍在捕鱼的人家只剩下不到10户,后代几乎无人再继承“捕鱼”的行当。和内湖捕鱼不一样,因为直接和大海相连,在黄浦江上捕鱼要懂得根据潮水涨落选择时机,而这对于从小在江边长大的顾阿塔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江中的潮涨潮落,白天和晚上各有一次,每天的时间都不一样。退潮水位最低时,更有可能迎来好的收获。”顾阿塔说:“夏天之所以选择凌晨去起网,主要是因为夏天天太热,白天起网的话,好不容易抓到的小雨小虾极易死亡,卖不了好价钱。”
2014年8月11日07:53劳动报网 评论 
  体验捕鱼收获令人失望因为约好了采访,顾阿塔夫妇留下十几张网没有起鱼。记者跟随他们,忐忑不安地踏上他家的渔舟,人生中第一次体验捕鱼人家的生活。
  好不容易通过岸边直立的扶梯,记者一行颤颤巍巍登上河面上的渔舟,可刚一踩上去,船就晃荡得厉害,幸好马上蹲下坐在事前准备好的小板凳上,不然就会落水。再看顾阿塔夫妇,尽管年纪大了,但登船时的淡定和从容,一看便是“高手”。只见他一抬腿就轻松地跨到了仅半米宽、3米长的木舟上,小船几乎没有摇荡,妻子顾新英同样身手敏捷。
  “哒哒……”一阵电动马达声响起,载着我们的渔舟从小河中驶出,转向了旁边的大泖港。此时200米宽的江面上已经起风,渔舟在浪中颠簸,记者的手紧紧地抓住船沿,一刻也不敢放松,感觉随时会掉进江中。而顾阿塔却坐在船头,一只手从容地掌着舵,和妻子谈笑风生。不一会儿就看到江边竖起的一根根竹竿,“到了,准备起网了。”顾新英一边用小桶往江中舀水,一边和我们交流着。她告诉记者,近几年撒大网根本捕不到什么鱼,渔民们都采用八角笼网抓点小鱼小虾。每个八角笼网长10多米,有若干个进口,沉到江底后,河底的小鱼小虾小蟹会顺着网爬入进口,然后会沿着内网一路聚集到网尾。
  说话间,她已经拖起了一张网尾,解开系扣,将网尾中的东西一股脑倒入大盆中,顿时一股腥臭味迎面扑来。只见其中大部分是水草,还有一些河虾和小螃蟹,不少已经死掉发臭。“本来这水就不干净,这几天下雨,农田中的水冲下来,鱼虾更容易死,因为农田中的水都含有农药。”顾新英动作麻利地把活的河虾挑选进舀好水的小桶中,然后把通上电瓶的增氧泵放入其中,给它们做起“人工呼吸”,而小螃蟹则被放到了另一个小桶中。“看看,每个网就十几只河虾,三四只小螃蟹,十几个网全部起完,也弄不到什么东西。”看着可怜的收获,顾新英无奈地表示。
  尽管无奈,捕鱼还要继续。半个多小时后,随着其余的网一个个被起,结果就像顾新英预期的那样,全部收获就是半斤河虾,小半桶小螃蟹,两条一两左右的鲫鱼,还有一条已经死了的河鳗。
  大撒网却颗粒无收尽管收获不多,但是在这个家中,有一群动物却在“欢欣鼓舞”,那就是他们养的三十几只鸭子。顾阿塔告诉记者,每天总有不少死鱼死虾,养这群鸭子就是为了“废物利用”。哈哈的笑声中,透露出这个朴实渔民的乐观。
  顾阿塔说,自从所在的水产队被撤销以后,他家就搬到了镇上,为了捕鱼方便,他们夫妻俩才在离家2公里的大泖港旁搭建了简易住房。年轻时,顾阿塔也出去上过班,但是心里总放不下‘捕鱼’的情节,34岁后就和同村的妻子彻底做起了渔民,用勤劳的双手抚育两个儿子长大成家。
  在简易房的外墙上,一个十几米长的渔网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难道这就是老电影中抓到“鱼满舱”的大撒网?而这样的猜测得到了顾阿塔的证实。“这种网越来越成为摆设了,根本抓不到什么鱼,现在的江底全是石头垃圾等杂物,一网撒下去,鱼没抓到,网先破了。你再看看江上的运沙船,不知道每天要来回多少次,就算江中有鱼也被吓得无影无踪了。”说完,他指了指江对岸正在作业的运沙船。
  看到记者将信将疑,顾阿塔决定用行动证实他没有说谎。船行到江面中央附近,顾阿塔捋顺十几米长的渔网。这张用粗尼龙绳织就的渔网,每根网线的末端都坠着厚厚的铁块,有几十斤重,抛撒后,网能迅速沉入水底,最短时间内网住鱼。只见顾新英在船头掌舵,定好了船的方位。顾阿塔一手扶网,用足气力,顺势单臂抛出,网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飞散开来。等了一两分钟,蹲在船头的顾阿塔开始拉网,而网中除了一些垃圾和小鱼外,啥也没有。随后又连撒了几次,结果同样令人失望,其中一次还被沉在江底的树枝勾住,折腾了好长时间。